• 靠主洗腎也可以大喜樂

文/郭麗梅

去年 4 月 15 日,經馬偕醫生檢驗,醫生宣佈我的腎衰竭且萎縮,必須洗腎,否則情況會惡化。我的腎臟造血功能只剩下 6.3,無法造血(血紅素 6.8)、無法排毒,喝水、吃東西都嘔吐。這宣告有如晴天闢靂,全然潰堤,沒有辦法接受,我當場嚎啕大哭。

之後,醫生要我去輸血 500 ㏄,感謝主,上帝差派前理事長林磐國、同工王絲霞、虞順星老弟兄為我禱告,保守我輸血不感染、不排斥。上帝是垂聽禱告的神,我開始進入衛教的輔導,吃藥、忌口澱粉類、尿多少就喝多少的水。那時我無法適應,體重直線下降,臉又黑又黃又瘦,真是憔悴,體溫偏低,異常怕冷,毫無體力。 適逢母親節,溪水旁協會舉辦關懷活動,那時我還是行政同工,畢竟身體異常,體力終究不支,嘔吐暈倒,讓我不再堅持,決定要順服就醫。之後,雖然透過禱告、改善飲食,情況好轉,最終仍得面對洗腎的命運。

2013 年 5 月 16 日,再次回診,醫生告知比預期的還要衰敗,腎功能只剩 5.1。天啊!怎麼會如此?我的心情經過調整後,心想:死就死吧!開始就勇於面對。經醫師的安排,5 月 23 日動靜脈廔管手術,8 月 6 日開始第一次洗腎。

洗腎過程非常的不順,血管不通,經過導管室,還是不通,隔天經手術還是不通,再手術右肩,隔天又手術右手,幾經折騰,雖經過死陰的幽谷,也不害怕,因 神與我同在。

感謝上帝,這段過程中,賜給我溪水旁禱告團隊,以禱告托住我。上帝是垂聽禱告的神,經過這次的破碎,祂使用我在洗腎中心傳講福音,得地為業,陸續領人歸主。更大的事就是成立「大台北腎友關懷協會」。

上帝的作為奇妙可畏,為了這事工,上帝要我禁食禱告二十一天,腎臟病人怎麼可能要禁食?然而在人不能,在神凡事都能。我跟上帝說:「我在洗腎啊!」神回應說:「我沒讓妳不吃。」我就明白但以理禁食法是不吃肉。感謝上帝保守看顧,並差派更大的團隊,有賴建宇牧師、蕭澧茂敬拜弟兄會很多的樂器,還有其他同工陸續加入,上帝不僅召人來,還賜貨財下來。上帝啊!祢是統管萬有的神,更是調度萬有的神,叫我們怎不敬畏祢呢?

一個腎衰竭的人,神若要用,就能成為有用的器皿。相信每個人,只要願意降服在主腳前,聆聽上帝跟你說話,願意奉差遣,上帝就會成就大事。哈利路亞!